如何摆脱电竞产业与城市的“单相思”

时 间:2020-04-17 09:17    

    

  如今,电子竞技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与日俱增,电竞产业发展高歌猛进。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中预测,到2020年国内电竞产值将增长到1353.1亿元。

  押注在发展电竞产业的城市逐渐增多。“电竞产业兴旺与否,与一座城市是否年轻化、有活力息息相关。”一位业内人士说,为了这个标签,多个城市都拼了……

  2019年初,电子竞技被归为“职业体育竞赛表演活动”,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成为正式职业;到了年末,在各方的推动下,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宣布成立,这也意味着,电竞与传统体育之间的桥梁搭建完毕。事实上,电竞产业不光是游戏本身,在产业链上还包括俱乐部、职业选手、主播/解说、俱乐部联盟、竞技公司、体育场馆、制造业等要素。

  “电竞产业链分三个关键环节,分别是‘生产’‘分发’‘消费’。”西山居赛事品牌经理邬晓倩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游戏内容提供方将对应电竞属性产品通过分发授权的方式授权给内容生产方(赞助商、赛事执行方、赛事参与者);再通过内容制作方输出电竞内容(包括不限于电视游戏频道、直播平台、电竞);用户作为消费者,消费形式也在不断丰富,从最初基于直播平台的订阅、点播、礼物打赏到现在的电商流量、文化衍生品、票务、旅游、餐饮等。

  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上海是认线年,上海市出台《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把建设“全球电竞之都”作为了它的目标。

  “在政策支持、比赛影响力、场馆等硬件设施、知名俱乐部数量等多个方面,上海都领先全国,而且优势不小。”伽马数据总经理滕华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有全球影响力比赛Ti9在上海获得巨大成功,俱乐部上海占全国的一半,而政策的支持力度,也是其余城市无法比拟的。

  同样,邬晓倩也认为,比起其他城市的政策,上海对于电竞产业的扶持是最全面且最有力的,“上海市针对电竞产业的场地资源支持、宣传资源支持、现金支持、活动报备流程绿色通道、教育资源及人才输送等‘礼包’都是电竞发展所需要的。”她说。

  广东省广州市提出,支持电子竞技类游戏发展,培育全国电子竞技中心;陕西省西安市表示,将发挥本土优势形成电竞游戏开发与运营、电竞赛事运营与、电竞游戏人才培养等产业格局;正在培养电竞人才,逐步完善产业链;海南省发布支持电竞“海六条”,计划设10亿元电竞产业基金……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电竞产业拥有非常雄厚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在年轻人中拥有很大的流量。各座城市积极拥抱电竞产业,主要是看好电竞产业带来的经济发展。相比中小城市,大城市在人流、交通、服务配套等方面,显然具有更大优势。

  中国城市报记者从虎牙直播提供的《2019中国电竞城市发展指数》(以下简称《指数》)中了解到,从2018年开始,在LPL、KPL两大国内头部赛事的带领下,电竞走出上海的脚步越来越快。截止到2019年底,包括、重庆、成都、西安等城市都在电竞发展中取得了巨大突破,电子竞技在国内呈现了“一超多强”的格局。

  除上海这座“超一线电竞城市”外,、重庆、成都、西安、广州、苏州、杭州这7座城市在《指数》中也被定义为“一线电竞城市”。

  记者注意到,包括忠县、安徽省芜湖市、江苏省太仓市、河南省孟州市等一批县市,都试水发展电竞小镇。

  太仓天镜湖电竞小镇于2016年底开始创建;于2017年4月入选第二批江苏省体育健康特色小镇创建名单。

  天镜湖电竞小镇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天镜湖电竞小镇目前已落户核心电竞企业70家,包括亚洲领先的电竞综合运营商量子体育VSPN、电竞经纪公司大鹅文化等,业务上也基本实现了从游戏开发到电竞赛事运营、俱乐部运营,再到主播经纪、节目制作的全链条覆盖;集聚知名电竞俱乐部7家,包括AG、SV等,在太职业联赛队伍近30支;并聘请了被称为 “中国电竞第一人”的SKY李晓峰为小镇荣誉镇长。

  “小镇内每年举办的电竞赛事不少于500场次。”上述负责人表示,太仓走的是与一线大城市错位发展的子,“亚洲赛事承办公司VSPN在小镇打造电竞职业基础联赛的,使之成为中国领先的电竞赛事制作中心之一。”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电竞小镇都能像天镜湖电竞小镇一样幸运,不少电竞小镇难逃在豪言壮语后无疾而终的命运。

  据当地报道,河南省孟州市就曾表示,将与华体电竞公司签约,依托德众保税物流中心的稀缺资质优势,合作建设全国首家保税电竞特色小镇。

  中国城市报记者就此致电孟州市保税管委会,该管委会相关责任人告诉记者,该项目并非直接运营,由于合作企业的退出,该电竞小镇的发展止步于当年。“合作企业并未给出确切的退出原因。”

  在一些行业观察者看来,电竞行业的发展的径和地产思维相似,要考量一个城市所拥有的政策、人口、交通、商业等各个因素,缺少完善的配套设施、庞大的电竞从业人口等条件的城市,会在市场的竞争中举步维艰,“高开低走”会成为其最终结局。

  受访时,滕华对一些电竞小镇的发展也表示了担忧:“一窝蜂上电竞项目,根本不顾及自身的条件,都来做赛事,招俱乐部,甚至拿电竞项目去做开发房地产。仓促上马,毫无成效,徒耗大量人力财力。”

  “类比体育赛事难以在小城市落户,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地方就没有发展体育产业的可能性。”滕华说,“福建省成为全育用品的重要,鞋销售到全球那么多国家,他们如果只盯着赛事,非要落户在当地,就没有今天的辉煌。同样,电竞产业链有很多链条,都有可能在中小城市找到发展的机会。当然,这些产业链的崛起需要时间。”

  如何让电竞这项运动冲破体育竞技层面,尽量扩展自己的外沿,让它在城市生活中拥有更重要的功能,是当下从业者和城市管理者共同思考的问题。

  胡刚,城市要在发展产业的同时,出台一些对于青少年人的政策,做一些正向引导。“城市不能只为了赛事而搞电竞产业,要从丰富人们业余生活的角度发展此产业。”

  “在电竞产业的运营和发展中,可通过举办长期稳定的大型赛事,赋予城市电竞名片,吸引电竞爱好者的关注、旅游、工作、生活等来与城市进行紧密的结合。同时,通过行业基建比如5G应用、运营商合作、赛事直转播技术与直播中枢应用、赛事内容采编播等做后盾支持。”邬晓倩认为,通过电竞产业与城市文化结合,可对产业本身的品牌宣传起到正向的作用。

  “长期举办电竞赛事,建立城市主场战队,类似于传统体育赛事中的足球、篮球一样,成为城市的名片和代表。”在量子体育VSPN COO郑夺看来,一个城市可以为主场战队提供大量的支持和粉丝,从而促进俱乐部深耕主场获得更大的发展,由此衍生出场馆、战队周边等多种商业模式,将促进新型体育经济的发展。


 

Copyright © 2010-2011 广州fun88乐天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06456号-5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