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热议如何做好垃圾分类工作

时 间:2020-02-07 09:43    

    

  省工作报告中提出,继续实施好城乡生活垃圾分类试点,打造一批示范社区、示范村镇,济南、青岛、泰安三个试点城市生活垃圾回用率提高到35%以上。数字看似不高,可做起来并不容易。省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委员们纷纷支招。

  2017年以来,我省济南、青岛、泰安3个国家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城市的3090个居民小区、约122万户居民,和博山区、邹城市、荣成市、郓城县、单县等5个试点县(市、区)中的54个乡镇(街道)1262个行政村启动了垃圾分类试点工作,基本建立了垃圾分类工作推进机制,确立了初步的垃圾分类模式。

  省政协委员、舜华艺术馆馆长郭顺华,一直关注垃圾分类问题。“从2017年开始,我深入多地调研垃圾分类问题,发现在很多地方虽然居民分成了四类投放,但是收运的时候全部一车拉走了,极大地挫伤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省政协委员、山东明德物业管理集团董事长刘德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性工作。“不能垃圾在小区里分得很清楚,垃圾车一来就倒在一起拉走了。”而对于与居民最息息相关的居民投放部分,他表示“现在从垃圾箱上就不能简单只是分成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两种,而是要配全可回收、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它垃圾等四种垃圾箱。”

  郭顺华表示,应当引导各地尽快对收运车辆进行更新迭代,淘汰不符合规范的老旧生活垃圾运输车辆,配备满足生活垃圾分类清运需求、密封性好、标志明显、节能环保的专用收运车辆,所承运的生活垃圾种类。

  “规划好厨余垃圾收运交付点、收运线和时间,协调好物业和环卫收运队伍的对接,合并优化垃圾转运站点,升级场站设施,重构垃圾收运体系。”郭顺华还,对于废玻璃类、木质类、软包装类、塑料类等低值可回收物,可通过按重量发放补助等方式引入社会力量参与收运。

  据统计,目前全省已投产运行的生活垃圾处理厂共129座,涉及处理规模6.89万吨/日,在建49座,涉及处理规模3.98万吨/日,预计2020年底前基本建成。

  “与庞大的垃圾处理需求相比,目前我们的处理能力还有不足。”郭顺华提出,应进一步加大对垃圾终端处理设施建设的投入力度,在增建扩建垃圾终端处理设施的同时,支持现有设施主体加强相关设施设备的研发和改进,整体提升终端垃圾分类的处理能力。

  “在资金保障上,可以借鉴广州等地经验,按照‘产生者付费原则’推行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将居民所缴纳的垃圾处理费用用于支持后端垃圾处理中心或机构的工作。”

  “调研中我发现,现在厨余垃圾呈不断上升的趋势,有的城市厨余垃圾占生活垃圾的约50%甚至更高。”省政协委员、山东问夏童翔国际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徐言军则把关注点放在了厨余垃圾上。

  经过调研,徐言军发现采取生化处理方式处理厨余垃圾是一种更好的模式。“厨余垃圾含有丰富的有机质、适量的水分、均匀的营养元素配比,十分适合微生物的生长。因此在一定的堆积状态下,厨余垃圾中的微生物自然生长繁殖,使有机质降解,最终生成稳定的富含腐殖质的有机肥料。”

  据其介绍,采取生物降解方法可以将厨余垃圾固液分离,分离。分离出的油脂为生物质柴油或洗涤剂产品原料,固体垃圾则进入生化仓,进行好氧发酵。发酵后的厨余垃圾可作为有机肥原料,集中收集后进入有机肥厂加工成为商品有机肥,也可以就地利用于园林绿化,从而使厨余垃圾得到有效的处理,资源化利用。

  1月6日起,《青岛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正式施行,“省及相关部门虽然下发了关于垃圾分类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但其带有鼓励性、性。全省还缺少垃圾分类的强制性法规,区县级立法受限,无法制定相关惩罚措施。”省政协委员、民进委秘书长王学爱在谈到垃圾分类工作时,这样告诉记者。民进委还提交了《关于加强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提案》。

  提案,首先应该建立健全生活垃圾分类体系。省尽快制定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推进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以专门法律形式确立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的法律责任,明确执法机关、企事业单位、个人的和义务,个人或单位未按分类投放垃圾将依法处罚。部门对垃圾分类、运输的各个环节,制定业务工作手册,明确各个节点的具体操作标准。各市、县从节约资源、出发,制定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实施办法,建立完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体系。明确可回收、不可回收的具体名目,易于知晓,便于推行。广泛宣传垃圾分类投放的重要性,让群众了解垃圾分类回收的环保价值、经济价值。

  “在垃圾分类、收集、处理上,如何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这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垃圾处理变废为宝,能很大程度解决新增的能源需求。”省政协委员、省政协人口资源委员会副主任,济南市市场监管局局长王建森说。据了解,目前,、、丹麦、日本等国,普遍在焚烧处理垃圾时进行能源化利用,具有较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在技术、管理、政策等方面有着不少值得借鉴的发展经验。

  王建森表示,“解决垃圾填埋问题,也就解决了土壤长期二次污染的问题”。对此,王建森,应加大垃圾处理基础设施的投入,利用市场机制解决垃圾处理问题,通过垃圾焚烧发电,变废为宝。

  省政协委员、聊城市政协副黄勇也关注到了“垃圾分类处理利用”的问题。他,针对农村生活垃圾的特点,可以将其分为可燃烧垃圾、不可燃烧垃圾和可回收垃圾三类,实现分类收集处理。对可燃烧垃圾运送到垃圾处理厂燃烧发电;对可回收垃圾进行回收处理,资源化利用;对不可燃烧垃圾可在阳光房内堆肥发酵为有机肥。

  2019年,生态部公布了包括我省威海市在内的11个“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在受访委员看来,“无废城市”是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终极目标”。

  “只有资源化率达到90%以上,才真正步入‘无废城市’,目前我省城市资源化率还较低。”王学爱告诉记者,建设“无废城市”,首先要推动废弃物的减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化。“举例来说,现在不少年轻人爱点外卖,送来后一尝不好吃,整盒倒掉,既浪费又不环保。”

  她,应建立和完善激励措施,强化资源综合利用认定管理,落实资源综合利用优惠政策,支持“废物”资源化的技术研发、示范和推广项目,降低企业技改、运行和环保成本。完善相关财税政策,鼓励金融机构为相关服务企业提供融资服务。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通过政策引导建立废弃物关联企业之间的交易市场,支持“无废城市”专业服务公司发展。

  同时,还应发挥市场主体参与“无废城市”建设,健全“无废城市”管理体系,强化“无废城市”产业支撑、技术支撑等。(据山东商报)


 

Copyright © 2010-2011 广州fun88乐天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06456号-5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