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业界两利益之争:行业标准博弈不应只在业内

时 间:2020-07-29 09:24    

    

  近日,在牛奶行业举办的内部研讨会上,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认为我国现有的奶业标准全球最低,主要是因为被个别大企业;而奶协秘书长那丁木德则认为,制定牛奶质量标准要从国情出发。业内资深专家,中国应该大力提倡巴氏奶,消除现有常温奶存在的不安全因素(6月18日中国网)。

  王丁棉称“我国现有的奶业标准全球最低”确非戏言。因为,若单纯从数值上看,甚至连25年前都不如了,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2.95%,降到了2.8%,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均为历史新低。在丹麦,在,在几乎所有的乳业大国,生乳蛋白质含量标准都至少在3.0以上,而菌落总数,美国、欧盟是10万,丹麦是3万,更是我国标准的数十倍。

  但是,同为奶业界人士,现有标准者确有其难言之隐。例如奶协秘书长那丁木德说:“我们国家72%奶牛和72%牛奶都是散户饲养,散户生产。”而这些散户大多达不到1986年的2.95%的国标,这就意味着这些牛奶都要倒掉,所以,“农业部做了大量的调研,主要从国情出发,照顾最大多数奶农的利益,这样把标准降低了一下。”

  这里面蕴藏着深刻的利益之争,绝非“被个别大企业”所能涵盖。对于一些技术先进,标准能达到更高要求的企业和他们幕后的专家来说,他们希望奶业标准提高;而对于一些技术并不先进,依靠传统生产方式的企业和一些散户奶农来说,他们希望奶业标准降低。两种标准之争,其实是奶业界的两种利益之争,但是,“降低标准,客观上使特大企业也成为受益者,可以借此扩大收购半径,缓解原料匮乏压力”,而特大企业又掌握着更大的话语权,所以,奶业标准就从1986年标准直落入现有的较低标准。

  奶业标准是一种人为规则,而从广义上讲,规则就是一种“法律”,“法律”就是关系到所有人生活的准则,“法律”的制定不仅要有专家介入,更需要是涉及的所有的利益关系人都有权参与博弈,才能体现公平与。奶业标准虽然含有一定的专业性,但同样不能仅是奶业界人士自己内部自说自话,只进行内部利益博弈,由于牛奶行业涉及生产者、销售者、消费者,甚至涉及医疗、保健、出口等多个行业,就必须由各个行业的人士参与论证、参与博弈,平衡各方的利益。

  在我看来,奶业标准存在利益博弈是正常的,不正常的倒是在于,这种博弈仅仅在奶业部展开博弈,并没有吸收消费者、工会、医学专家等多方面的人士来参与博弈;奶业标准的问题不仅仅在于“被个别大企业”,更在于这种博弈不充分,将奶业标准视为奶业界人士之事,不开门立规,导致的意见和不能被充分吸收到相关标准之中。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Copyright © 2010-2011 广州fun88乐天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06456号-5 网站地图